DSC01147.JPG  

(莒光樓,2011年6月重遊金門攝)

 

    兩年軍旅生涯值得回味之事頗多,寫了「關東橋新兵憶舊」、「斗門戰地風雲錄」、「東碇島捍衛記」之後,曾多次夢到仍在軍中,或是夢到還要再當一年的兵而驚醒,讓我想到應寫個退伍記,以免再做惡夢。

    1972年元月下旬,我屬連隊自東碇島移防金門本島,駐於南陽坑道,此時我的軍旅生涯已近尾聲,再一個多月就可退伍。已當了近兩年的兵,在金門服役亦已超過一年多,從未返鄉探親,思鄉心切,「退伍」一直是我當時心中最期待的人生大事。

    金門的太武山是花崗岩結構,非常堅固,國軍早年在太武山內挖了許多坑道,工程浩大,四通八達,駐在裡面感覺相當安全,不擔心共軍的砲擊,但是裡面十分陰暗潮濕,空氣不佳,常常流行感冒,而且久久不癒。此外我還十分擔心萬一發生火災,可能不好處理。

    所謂坑道,顧名思義,它實質上就是一條通道,蜿蜒在整座山的內部,這通道的一側,擺放的是上下雙層床舖,也就是我們睡覺的地方,另一側則是大家的通路走道,因此睡覺時常會受到行人的干擾。

    之前在金門駐防一年多,都是駐守在最前線或第二線,駐的都是海邊,雖然比較危險,但空氣新鮮,光線充足,出入方便,駐進坑道後,讓我不禁懷念起在東碇島的日子。

    越是快要到退伍的日子,時間過得特別慢,好不容易在坑道裡熬了一個多月,眼看退伍之日就要到了,可是上級宣布必須等補給船到,運來接替的兵員到位後,才可退伍,守土有責,我們只好忍耐。

    超過退伍日已好多天,我們這批735梯次的退伍人員,還是在金門癡癡地等,歸心似箭的我們,有空的時候就爬上太武山,遠眺海面,看看是否有補給艦艇駛進料羅灣。

    等船到,就可退伍了。這也讓許多人羨慕,尤其是那些初到金門的士兵,他們正盤算著還要啃多少饅頭,才能盼到返鄉的日子。有些老士官卻很不捨我們退伍,畢竟相處兩年了,一同出生入死,建立了革命情感。

    退伍前夕,幾位老士官為我送別餞行,暢飲金門高粱酒,他們說不曾看我喝醉酒,一定要讓我喝個痛快,我也豪情萬丈,來者不拒,不知是酒量好還是年紀輕,結果那幾位老士官反而先醉了,他們的盛情至今猶讓我懷念。

    戰地同袍好友,別情依依,也都忙著交換相片、臨別贈言、留下日後聯絡地址;有些人還去訂做「光榮退伍」的錦旗送友紀念。我們相逢於戰地,生死與共,患難之交永難忘,只嘆別後,各奔西東,不知何日再敘矣!

    返鄉行囊,在退伍日前早已準備就緒,共有兩箱行李,主要是金門特產高粱酒、貢糖,以及大專聯考的用書。

    某日晚飯過後,接獲通知,隔天半夜可以搭船返鄉。終於盼到回家的日子,是夜興奮得難以成眠。當天繳還所有武器裝備與軍用品,穿上入伍時穿來的便服,回歸平民百姓,心情輕鬆不少。由於適值初春時節,天氣仍相當寒冷,感謝軍方同意我們可以暫時留用厚外套軍衣,至高雄碼頭再歸還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嚴格的檢查,終於搭上運輸艦。進入安全海域之後,已是破曉時分,艦上安全管制人員允許我們登上甲板透氣,只見旭日初昇下的汪洋大海,一片金黃,美景無限。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,艦艇穩定前進,讓我們沒有暈船的感覺,大夥兒坐在甲板上,談天說地,或是玩撲克牌遊戲,好像度假似的。

    不久遠處海面,隱約可見一線陸地,我們群起歡呼,以為高雄就要到了,結果艦上海軍士兵告訴我們,那是澎湖灣。

    雙手扶著船邊的欄杆,遠望澎湖灣,我這思鄉遊子哼著「歸來吧!蘇連多」這首歌。「蘇連多岸美麗海洋,清朗碧綠波濤靜盪,橘子園中茂葉累累,滿地飄著花草香…今朝你我分別海上,從此一人獨自淒涼,終日回憶深印胸懷,期待他日歸故鄉,歸來吧!歸來…。」這首原本是描寫家人期待遊子歸來的歌,卻也能抒發我鄉愁滿腹的心境。

    遠遠可見萬壽山,高雄港真的到了。不久我們興奮地登上碼頭,將那厚重的軍用外套脫下,拋入幾步之遙的回收桶中,跳起來歡呼!我真的退伍了!我自由了!我就要回家了!心想:這應該是我出生以來最值得高興的一天。

    出了碼頭,一輛軍車送我們到高雄火車站,我們出示退伍證,免費獲得普通車票返鄉,我們這群同梯次退伍的桃園兵,大家坐在同一車廂暢談一番,忘卻路遙車慢的辛苦。

    桃園終於到了,久違的家鄉!由於家裡沒有電話,所以沒有通知家人。我挑著一擔行李,獨自步行約一個小時,回到山坡下的老家已是傍晚時分。在家門前的曬穀場上,媽遠遠看到我就飛奔過來,拉著我的手,喜極而泣說:「感謝老天爺的保佑,我兒終於退伍回來了!」

    進入家門,稍事盥洗,即上香銘謝神明及祖先保佑我平安歸來。

    媽告訴我,爸在鄰村幫某人家 插秧,我立即趕去,看到爸正彎著腰、低著頭忙著插秧,相當辛苦。爸聽到我叫他,面帶微笑地抬頭看我一眼說:「你回來了!」然後繼續插秧,爸一向寡言不多話,但我知道他內心是十分高興的。好久沒見到爸爸,好想跟他多聊幾句,所以就在田埂上看著爸爸,陪著他收工返家,我心中充滿歡喜!

    從艱苦的戰地退伍,一路平安回到朝思暮想的家,讓我十分感恩,其心路歷程,也是一生難忘的體驗。

    常想起當年朝夕相處,患難與共的弟兄,但 數十年來,大家各奔前程,疏於連絡。詩景、注童、文坤、誠德、木雄、錫煌、炎波、榮義、慶虎…諸兄,你們可好!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牧童 的頭像
牧童

牧童故事

牧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9)

發表留言
  • ozs5399
  • 大哥
    你是開始在寫回憶錄了
    太早了吧
    先往前再衝個10~15年
    等跑不動再寫啦~~

    拍謝
    借虧一下.........
  • OZS兄:
    不是寫回憶錄啦!
    我的回憶錄沒有行情,
    我只是發抒一些心情,
    怎麼寫來寫去都是一些老掉牙的事,
    看樣子我真的老了!

    一貼上文章,您馬上就給迴響
    感謝捧場!

    牧童 於 2010/12/14 18:0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elaine
  • 1972....剛好是出生那年呢~
    這麼多年的事怎記得怎麼清楚呢?
    就像是剛發生完一樣的清晰
    ~既然抒發完情感
    就沒有在睡不好做噩夢的原因囉 :P
  • 喔!那妳大我女兒沒幾歲呢!

    我也覺得奇怪,怎麼當兵的事記得那麼清楚,
    但學生時代讀的歷史地理,很多都還給老師了!
    當兵的時候曾經夢見退伍了,那是美夢呀!
    但退伍後,常夢見還在當兵,可就辛苦了。

    Hi ! 年輕人,謝謝妳還肯撥時間讀我這些老文章。


    牧童 於 2010/12/15 04:19 回覆

  • elaine
  • 我向來都喜歡 年輕的~老人家喔 哈哈
    其實閱讀這些文章時
    總有很多的啟發
    尤期是生活上的體驗
    提供的我不同的思維
    ....

    我也一直很想讓我爸去學學電腦
    從小他因為家境和兄弟
    而放棄了更好的就學機會

    退休後看他因為種甜而找資料
    因為要養生而閱讀相關書籍
    所以我想他是好學的
    只是要和一堆年輕人在哪裡學呀
    除了拉不下臉外
    肯定有很多的挫折
    所以遲遲不願意去學吧

    因為這些原因
    我更佩服您
    除了活到老而學到老
    也非常用心的經營著生活呀
    給我很多的啟示 ~~

  • HI ! 感謝鼓勵!

    我也是在女兒的鼓勵與指導下才學用電腦的,
    其實使用電腦並沒有想像的難,
    從簡單實用的先學,一步一步來,很快就可以上手的,
    所以我也很鼓勵令尊使用電腦,可以增加很多樂趣!
    日前看了一段新聞,
    在台灣六十到七十歲的年齡層,使用電腦的成長率最高呢!
    謝謝迴響!

    牧童 於 2010/12/16 05:34 回覆

  • 瑪麗亞
  • 老大哥啊
    蘇連多這首歌
    高中時音樂老師曾教過我們呢
    原來還有這番意境
    與同袍的不捨之情
    和親人的相見歡樂
    人生的離合
    真是複雜的心境轉折啊
    最令人泫然的是
    令堂令尊見到愛子歸來的那一幕

    道盡了天下父母心了
  • 謝謝瑪麗亞老師,
    「歸來吧!蘇連多」,這首歌是在師範學校時老師教的,
    每當遠離家鄉、思親、念友時,我常會自己亂哼之,以解悶,
    效果不錯喔!
    退伍回鄉與久別的父母見面那一刻的情形,時常在我腦中複製著,
    所以至今清晰如昨!那一幕確實「道盡了天下父母心」!

    牧童 於 2010/12/17 11:14 回覆

  • 百合
  • 前輩此文宣誓意味濃厚喔!
    才當兩年兵,數十年來還能夢見在當兵,
    軍旅生涯果然是讓男人既愛又恨的時光,
    正因這樣的矛盾,使這段記憶更加生動有味...
    相較於現代男生當兵的輕鬆,
    您那個年代從金門退伍回鄉時,真是大喜事啊!
  • 那個時代,在前線與陣地共存亡的日子,兩年可是漫長得很呢!
    那時候沒有電話,書信又管制,將近兩年,父母看不到兒子,兒子望不到父母,
    有些已婚的士兵更慘,整天想著老婆,在海的那邊,老婆也想著他的話,也就夠淒美了!
    更甚的是,老婆離家出走不知去向,那個阿兵哥,精神幾乎要崩潰了。
    難怪那時代的家長都希望子弟當完兵才結婚。
    您說:「那個年代從金門退伍回鄉時,真是大喜事啊!」,確實如此啊!
    感謝迴響!






    牧童 於 2010/12/17 11:57 回覆

  • 百合
  • 前輩這段分享,
    百合想起婆婆曾聊起年輕時,公公在馬祖當兵,
    她在家中持家育兒的辛勞,
    原來還伴隨深深的閨怨呢!
    那時的生活,的確百般不易啊!
  • 思念親人的日子不好過,
    尤其身為父母者,或為人妻者,
    對遠在前線的親人,既思念又擔心其安危,
    唯賴書信傳遞親情,又那麼緩不濟急,
    是身處泰平盛世,資訊便捷的現代人很難體會的,
    百合的公公是在馬祖服兵役,
    那又比在金門當兵的人辛苦多了。
    謝謝百合很能感受我們這代人,當年保家衛國的辛苦!

    牧童 於 2010/12/18 04:45 回覆

  • 文哲
  • 1972年5月9日是我入伍的日子.
    說來奇怪.距今3.40年.當兵2年
    的日子.所發生的大小事.都紀得
    清清楚楚.我較好運.留在台南.
    離家也不遠。

    當時如果抽到金馬還真可憐.
    一定得到退伍才能回家.不像
    現在3個月還可回家休假半個月。
  • 那您好像是接我的班,那年春我正好退伍。
    我們那個時代,不管在哪裡當兵都是辛苦,
    因為辛苦,所以印像深刻!

    謝謝來訪!

    牧童 於 2011/03/31 00:23 回覆

  • toujourstw
  • 大哥,這篇文章真的是非常精彩啊,把在金門當兵要退伍的人的心境描寫的好像我才是那個要退伍的人,真的太棒了!為了寫金門遊記,意外的找到很多人對於金門的感情跟懷念,很感動。我也是退伍二十年了(當然跟大哥比較起來還是非常菜)但至今對於當兵兩年的種種還是印象深刻啊!
  • 您過獎了!

    經過數十年的時空變幻,當今的服兵役,
    與你我那時代的兵役,應該是大不同了!

    在前線戰地一年多的日子,真是刻骨銘心,
    大家都不會忘記的。
    當兵的辛苦,磨練了我的意志,此後凡事不以為苦,這是最大的收穫!

    謝謝您的迴響!

    牧童 於 2011/05/12 17:05 回覆

  • 文哲
  • 又再次讀了一次.感覺還是津津有味.
    當兵大概是男生一輩子不能忘記的事了.
    其中的酸甜苦辣.也只有當事人明白.

    好運的當爽兵.運氣差的除了苦差事外.
    隨時還會有生命危險~~
  • 文哲兄真夠意思!再給迴響!謝啦!

    真的耶!在金門當兵的往事,記得好清楚,大概是緊張刺激吧!
    聽說當兵有兵仔運,我算是苦命兵,但不算是最苦命的,我們連上大部分的人都比我還受苦。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18 00:44 回覆

  • 顏玲
  • 2年前去過金門一次.當時沒寫什麼文章.
    現在的同事有個是金門人.
    最近還吵著他說你下次回金門我跟你一起去.
    你家借我住...
    看來我的二度重遊有希望了
  • 金門有很多歷史古蹟,
    顏玲一定感興趣的,
    相信會給妳許多寫作題材,
    很期待妳再去一趟金門喔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18 22:26 回覆

  • 梅子綠
  • 兒子八月份也到金門當兵,當初是搭軍機去的 ,比起以前搭船輕鬆多了,站崗也不用擔心危險性,我們也慶幸他可以趁機在金門玩一玩呢 !
  • 看不出梅子綠的兒子已經當兵了!

    現在時空環境不同了,
    到金門當兵沒有在前線作戰的感覺,
    當父母的也放心多了!

    希望兩岸和平,世世代代永無征戰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18 22:47 回覆

  • 拿鐵不加糖
  • 當兵似乎是男人一生中, 非常重要的一段回憶!!那種一路從菜鳥變成老鳥的心境轉折, 絕對是一輩子話不完的重要回憶
    雖然拿鐵不用當兵, 不過念書時曾經參加過救國團辦的虎嘯戰鬥營, 坐台澎輪到澎湖去當了五天兵, 也是一段很難忘的經驗!!

    我把此篇轉給老公看, 他說牧童大哥當年抽到的, 是大家都很害怕的"金馬獎".....外島當兵真的很辛苦, 也很煎熬, 難怪會記憶這麼深刻呢!!
  • 虎嘯戰鬥營,這是當年年輕學子很喜歡參加的活動,
    聽說還有高塔跳傘的練習,一定很刺激喔!

    說到這兒,牧童求學階段,暑假都要回家鄉,下田工作,
    好羨慕其他同學可以參加救國團辦的暑期活動!

    當兵的記憶,確實是我一生中很重要的回憶!
    謝謝您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19 00:08 回覆

  • 平凡舍長
  • 這天永遠都是身在軍中人的夢想......還好現在金馬獎少很多
    之前讀過一本外島書,寫的也很動人
    呵呵~~
  • 是呀!從入伍當兵那天,就盼望退伍的日子!
    日子慢慢熬,只要平安,終能盼到退伍的日子。

    退伍後,時光流逝的特別快,竟已四十個年頭!
    謝謝舍長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19 23:45 回覆

  • 昀
  • 當兵我不懂~~

    但 去玩 我看得懂

    不過...大大哥

    你現在 寫回憶錄還太早啦~~~~~~

    要不 您再寫寫 存錢什麼之類的

    怪的事~~我上次把您存款那文給我媽看

    她看完到現在>>>完全無動於衷

    您教教我吧! 看得如何>>制勝!!!!!!!!!!!!
  • 小小昀,
    要制勝並不難!

    趕快把自己嫁出去,
    屆時媽媽會給妳一筆嫁妝,
    就可以連本帶利好幾倍收回妳放在媽那邊的存款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20 12:38 回覆

  • Lynn Lee
  • 牧童大哥也是在金門服兵役的嗎
    我先生也是耶....
    在那裏當兵似乎是一般家長比較不想抽中的....
    但是....日後卻是充滿了回憶....對吧.... ^_^
  • 牧童的兩年義務役,大都在金門度過。

    那時的金馬獎,很讓家鄉父老擔心,
    妳的夫婿那麼年輕,他在金門服兵役時應該是比我那時候好多了,
    希望金門不再成為戰地,而是和平公園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20 21:31 回覆

  • C & J
  • 小J 老公也是在金門當兵耶…
    前幾天才在幫老公整理從金門帶回來的戰車模型…
    小J 還碎碎念…
    怎麼買這麼大一台呀… 買可愛的迷你版就好啦…
    老公還說… 在金門的回憶不是小J 能體會的… ^ ^lll
  • 喔!小J 的老公也是金門之友!
    他可能是在戰車營服兵役,所以對戰車情有獨鐘,
    牧童是拿步槍的步兵,在金門經常要行軍、急行軍,移防、野戰,辛苦又有安危之慮呢!
    真的,就如妳老公說的,妳很難體會的。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22 19:53 回覆

  • 狐狸媽
  • 1972年...好遙遠!狐狸媽都還沒出生哩!
    話說狐狸爸也是在金門退伍的
    最愛的是金門的小吃與建築風情呢!!
    金門,是個回憶多多的地方
  • 哇!狐狸媽好年輕!

    狐狸爸曾跟狐狸媽是在同一個學校讀書,
    所以狐狸爸也是很年輕,他雖然也曾在金門服兵役,
    可是應該比牧童那時期的阿兵哥輕鬆多了,
    這是可喜的現象!

    牧童 於 2011/11/24 00:0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